鹹魚不翻身

【主明】色氣30題(三)

15 含住冰棒
  “所以…這就是你想帶我來的地方?”明智一早上都因為出門前來栖的那句話而心神不寧,恍惚的度過學校時間後回到盧布朗,就被來栖抓著來到--遊樂園。
  “是啊,遊樂園。吾郎你來過嗎?”來栖忽略明智口氣中的不屑,心情很好的反問明智。
  “怎麼可能…怎麼可能沒去過!”不知道為什麼,明智不想吐實話,他並不想以此博取來栖的同情,但來不及仔細思考,脫口而出的就是一戳就破的謊言。
  “那就當陪陪我吧~”來栖不打算對此糾結,曾經的互相試探,交往以後的坦白,明智有什麼樣的過去,他不可能不了解。
  而來栖現在想做的,就是填補明智的空白,享受真正的日常,或者是說…生活情趣。
  “那…導遊先生,第一個目的地是?”大概是站在遊樂園前的門口太久的時間,明智看著越來越多的視線向他們投來,便出口喚醒那個已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。(而且臉上掛著噁心的微笑)
  “親我一下或許我就告訴你~”知道明智討厭變成焦點,來栖牽上他的手,拉著他往入口走去,隔著一層皮革手套,雖然不能親密的接觸彼此,卻擋不住手心的溫暖。
  明智感覺身上的目光更為犀利了,有時來栖的惡趣味真是讓人…無奈。但明智只是用力捏了來栖的掌心,沒有甩開那緊牽著的手。
  
  “誒誒,剛才那對,你不覺得挺養眼的嗎?”
  “是沒錯啦,但我總覺得有個人特別眼熟…”
  
  從雲霄飛車下來後,本該是第一次坐的明智,臉上一點懼色都沒有,就連剛才在飛車上,明智平靜的彷彿周圍的尖叫都與他無關,來栖不免可憐起自己打好的算盤毀滅。
  “明明不怎麼可怕,一群人叫成那樣,吵死了!”明智冷眼看著身後那群彷彿被折磨成生不如死的人。
  剎那間一個想法在來栖的腦海中閃過。
  “抱歉,吾郎,能扶我下車嗎?我頭有點暈。”來栖把微微撐住額頭,手擋住了臉。
  “啊?閣樓垃圾你居然怕這種東西?”明智嘴上帶著輕視的語氣,手卻伸了過來。
  “抓著吧!我帶你去一旁休息。”來栖想起剛才明智冷眼看著那群人的眼神,再看到面前這雙手,悄悄的勾起嘴角。
  不如等等藉著不舒服的名義要點福利吧。
  明智在來栖手的陰影下看到來栖像是笑起的嘴角,挑了挑眉毛,卻什麼都沒說。
  
  雖然已經正午過後,但熱氣依然折騰著未躲進冷氣房的人們,譬如坐在遊樂園裡長椅上的來栖和一旁的明智。
  就在來栖開口的那一瞬,明智卻先出了聲。
  “我去買個冰吧,曉你在這裡好好休息。”明智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溫柔,臉上一臉擔心的表情轉身往剛才經過的冰品店走去。
  來栖無奈的目送明智離開的背影,心裡嘆息到嘴的獵物暫時逃掉了。但是剛才明智的,卻像是之前在怪盜團時的演戲…
  
  特別讓明智把自己扶到一個比較“偏遠”且陰涼的椅子上,但卻無法阻擋熱氣的侵入,來栖額頭泛著汗滴。而且離明智離開已經有一會了,卻遲遲沒看見明智的身影。
  來栖突然擔心了起來,如果因為自己一時的玩心而讓明智…
  “喂!冰棒要融化了!”一根冰棒突然擺到眼前,來栖抬起頭,便看到明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。
  是平常的吾郎。
  來栖心中認定剛才彷彿在演戲的明智是錯覺。便接過了冰棒。
  “抱歉,我恍神了,謝謝。”看著明智含起冰棒,來栖腦海中閃過幾個相似的畫面,雖然…明智的嘴裡含著的東西不同。
  明智幫來栖含的次數很少,大多時候都是反過來,所以來栖特別珍惜那些明智含著自己那物的畫面。明智用手將碎髮撥到耳後,從來栖的角度看下去,可以看見明智輕輕顫抖的睫毛,嘴唇微張,先是伸出舌頭,慢慢的舔著上面打轉,才將那物含入自己溫熱的口腔裡。
  剛才被晒的熱氣往來栖的臉上和下腹衝。
  “再不吃冰棒要化了。”明智再一次打斷來栖恍神,彷彿著急什麼的語氣。
  來栖聽話的咬一口開始融化的冰棒,冰的涼意短暫麻痺了來栖的味覺,但接著而來的是一股辛辣的痛,在來栖的嘴裡燒起。
  “咳…咳咳,這是…什麼?”來栖被辣的眼淚奪眶而出,瞪向那邊笑到不能自己的人。
  “沒想到你會被這樣拙劣的演技騙到!”明智臉上掛著得逞的笑容,在來栖眼裡,卻像是一個小惡魔翹著小尾巴不停搖晃那樣可愛。
  “沒有白費我剛才好聲好氣請老闆幫我弄這個,終於報學園祭上的仇了,閣樓垃圾說到底你…唔…”來栖看著明智一臉得意的滔滔不絕,嘴一張一闔,當下就做了決定。
  拉下明智的領帶,堵上那張嘴。
  
  明明兩人在做戀人間親密的事情,但誰也沒有閉上眼睛,完全不浪漫的吻。
  雙方都是緊盯著對方,誰也沒打算退讓交出主動權,與其說是互相撫慰,不如說在交戰。
  但不得不說,這個吻彼此他們的第一次時的好太多了,雖說兩人的異性緣不分上下,但脫去了那充滿魅力的外表,都是毫無實戰經驗的青澀。不說牙齒經常磕破嘴唇,吻裡面充滿血腥味,還有親接吻的地點時間,沒有一個是讓人滿意的。
  但隨著來栖追到了明智,在單方面不斷努力下,兩人技巧皆有卓越的成長。
  
  這個充斥火藥味的吻,直到來栖舔上明智敏感的上顎,才宣告結束。
  明智被來栖壓在椅子上,一隻手開始幫明智脫手套,兩人的冰棒早已掉在地上形成水潭,但沒有人有餘力顧及那個。
  脫下手套後,來栖終於真正和明智十指緊扣。
  來栖的大拇指輕輕撫摸著明智的手心,激起明智的顫抖,想要逃開來栖的束縛。
  來栖只好把空著的那隻手扣在明智的後腦勺,加深了這個吻。明智像是放棄掙扎似的,手環住來栖的脖子,開始真正享受戀人的甜蜜交流。
  溫熱的鼻息打在對方臉上,睫毛時不時就擦過另一人的臉。
  來栖和明智都是如此渴求著彼此,互相索取對方的溫暖。
  不知道誰先停下這漫長而甜膩的吻,雙方都喘息著,卻沒有放開彼此。
  發熱的頭腦冷靜下來,來栖和明智都發現,自己和對方都些微的起了反應。
  “你這腦子充滿黃色廢料的渾蛋!”明智惡狠狠的瞪向來栖。
  “你不也有那種想法?”來栖以微笑回應明智的怒視。
  來栖蜻蜓點水的親了下明智的眼瞼,便從明智的身上起來,打算去一旁納涼,給點時間讓雙方冷靜,畢竟還是公共場所,要再深入也是回家以後的事。
  就在慾望漸漸消退時,一個聲音打斷兩人的靜謐。
  
  “請問你是明智吾郎嗎?那個偵探。”
  
  來栖扶住額頭,從剛才明智去買冰時他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。


又要舔明智p5d的pv兩個月......
明智怎麼可以那麼可愛,犯規!!!!
每次看到明智的雙面,都想摸個明智水仙~~
最後,祝主明520快樂!!

【主明】色氣30題(二)

7曲線美好的後背
  一道強光直接刺向明智的眼瞼,明智不舒服的皺了皺眉,翻身打算用被子蒙住頭繼續睡。
  有一隻手輕撫上明智皺著的眉頭,溫柔的按壓,而另一隻手卻毫不留情掀開被子。無處可躲的明智微睜了眼睛--一張來栖曉放大的臉龐。
  想起昨天的種種,明智差點對著那張臉扁下去,不過聞到空氣中飄散的鬆餅香氣,又原諒那個渾蛋,別過臉去。
  “再不起床就遲到了!”來栖含著笑說。明智不爽的瞪著那一臉清爽的騙子,但一想到若是遲了早上的這堂課,自己的王子形象就難以保持,只好不情願的翻身下床,拿走來栖遞過來的衣服。當他轉過身準備開始換衣服時,突然想起某件事情。
  “出去!”明智瞪向那個掛著欠打微笑的人。
  來栖略為可惜的撇了嘴,早上的福利就如此被剝奪了,但明智昨天在他背上留下的抓痕還隱隱泛著痛,也不敢再去撩撥那個在炸毛邊緣的人,任命的向門走去。
  但在關門前,該拿的甜頭還是不可少,半撩起的衣服,若隱若現的後背,配上昨晚努力的痕跡,要不是明智後面的洛基已經漸漸成型,真想……
  “快點!”來栖只好以最慢的速度,心滿意足的關上門。
  
  等明智下樓來以後,店裡早已瀰漫咖啡和鬆餅的香氣,而來栖坐在櫃台前,手撐著頭,閉著眼睛,臉上是剛才不曾見過的疲倦。而自己常坐的位子已經放好一如往常豐盛的早餐。
      「他到底是多早起來做的啊!」明智看著來栖加深的黑眼圈。自從那隻貓以不打擾他們的名義去了別處,他們的生活作息再也回不到往常的規律。
   「早上…不該那麼兇的…」明智總是對自己感到煩躁,在那人面前,他偵探王子的面具總是維持不了,他總是有辦法卸下他的面具,暴露出一直以來隱藏的本性-曾經最討厭的自己,但不管是哪一種面具,都被來栖曉所接納了。他,是多麼依賴……
  “好看嗎?”明智被打斷了思考,回神來,就看到剛才影響自己思緒的那人,已經脫去了疲憊,正滿臉微笑看著他。
  “普通。”明智故意帶著嘲諷的語氣回答他。雖然他自己也知道,拿去那副眼鏡,那張臉很受歡迎的,似乎還九艘跳過。(雖然那傢伙一直說是誤會)
  “真是嚴格啊…”我自認為我還挺經得起考驗的。”來栖聳了聳肩。
  “那是自戀!”明智一邊與來栖抬槓,卻又暗自生氣著自己總是容易受他的影響。
  來栖或許是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,也沒有繼續反駁的意思,只是輕笑著,不作否認。
  
  兩人都默不作聲一段時間,直到發現飄散在空氣中的咖啡變了味。
  “煮過頭了!”來栖從休息狀態恢復過來,回到工作台前,去處理那已經散發苦味的咖啡。
  明智看著來栖帶著可惜的表情倒掉那煮壞的咖啡,正準備重新泡一壺,雖說是一大清早,但對於逐漸邁入酷暑的早晨,那太陽的威力還是不可忽視,汗水浸濕了他的背,在做怪盜時所鍛鍊的肌肉緊貼著白色衬衫,因汗而透明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那令人嚮往的曲線。
  明智想起他們時常親密接觸彼此以獲得安全感,若是他順著來栖背脊的曲線一路撫摸到臀部,來栖總是微微隱忍著喘息聲,上嘴唇抿著下唇,被打濕的頭髮貼著那姣好的臉龐,半瞇著眼睛,從裡而外散發著性感,就是該死的如此吸引著他。(雖然之後都會被來栖一一報復回去)
  背部一直是來栖的敏感帶,但可惜的是以他們兩人的上下位置,明智鮮少有機會接觸到那個地方,但他也常常以不同的方式刺激來栖,抓、舔和咬代替了親吻,進而留下自己的痕跡,向外宣告這男人已有主了。畢竟被單方面壓制可不是明智吾郎的作風,無論是不是在床上。
  “欣賞夠了就可以準備出發了!”已經處理完咖啡的來栖,回頭看向櫃台前的愛人時,卻發現那人又盯著自己若有所思,若不是時間不允許,他到可以光明正大的給明智看個夠,所以只好再次出聲。
  “……我走了!”並沒有反駁來栖的話,明智站了起來,整理一下衣服。
  “今天早點回來,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來栖把手提箱遞給明智。
  “可以的話再說…”明知接了過去,不自在的回答到。
  “嗯!晚點見!”來栖完全不擔心自己會被放鴿子,目送著明智離開。

總覺得自己越寫越痴漢了······

【主明】色氣30題

 5 白皙的後頸

  天氣開始轉熱,來栖正苦惱著是否該趁著還沒進入酷暑前去打理這頭自然捲,突然的推門聲打斷了他的思考,一人影從門後走出。
  “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?吾郎。”來栖輕笑著問來者。
  是的,經過他不斷的努力,怪盜團長終於拐走了他的偵探。
  明智額髮緊貼著額頭,整個人彷彿向外排出熱氣,汗水打濕了他的頭髮、衣服,但在來栖眼裡,就是該死的…性感。

  “今天教授早點放人了。”明智隨意的把手提箱放在桌上,整個人靠在櫃台前,鬆了鬆領帶。
  “啊啊啊不行,快熱死了,給我杯冰咖啡。”微微貼著脖子的頭髮,勾勒出美好的頸部曲線,來栖不受控的吞了口水,且那若隱若現的後頸,總是讓人不停往那方面聯想。
  昨天的歡愉應該還殘留在那後頸上,只要撥開頭髮……
  “喂…喂…曉…你有在聽嗎?”明智轉過身,看著感覺是在發呆的來栖。
  “啊…就冰咖啡嗎?不用其他的?”來栖心理暗暗可惜了一下,回神回答明智的問題。
  “不用了,感覺最近都被你養肥了。”明智整理了衣服,往樓梯走去 。
  “我昨天的衣服,還在吧?”樓上傳來明智的聲音。
  “在櫃子裡,順帶一提,我喜歡你最近的手感,很…不錯。”來栖意猶未盡的頓了下,果然,他馬上的聽到回覆。
  “囉嗦,你這閣樓垃圾!”

  當來栖泡咖啡到一半,明智下來了,穿著昨天留下的便服,不同的是,他把那微長過肩的頭髮,梳成一個小馬尾,綁在橫頭。
  來栖突然很慶幸今天店裡沒有客人,如此少見的明智,他才不想分享。
  “我怎麼感覺…你今天不停的分神?”明智找了椅子坐下,微微仰首問他。從來栖的角度看過去,什麼都…一覽無疑。
  「不行了!」來栖心想,「這沒有在誘惑,也是有罪的了。」
  當明智準備從手提箱取出筆電時,來栖突然走向店門,把open翻了個面,明智當下感覺不對勁,卻又說不出原因來。
  “怎麼…突然要關店?”明智想了想今天來栖的反應,總覺得,好像找到了頭緒。
  來栖走到了他的身後,用指尖觸碰著明智後頸上的痕跡,壓低嗓子開口。
  “怕…等等有人打擾…”

  那麼多年,明智的後頸早已因來栖的癖好而因此成為明敏感點,來栖偏涼的手指撫過,卻泛起了灼熱。明智心中警鈴大作,心中已給來栖判定有罪。
  “你昨天不是答應我,最近讓我休息…嗯…”替代來栖手指的,是他的唇,不停親吻著,同時鼻息的熱氣打在明智的後頸上,昨天的情景又再次浮現。
  “抱歉…我想要…給我…好嗎?”來栖在明智喘息之餘,在他耳旁吐出這些話。
  “該死…我…再相信你…我就…啊!”明智打算轉頭瞪後面那個得寸進尺的怪盜,卻被舌頭的舔弄打斷了。
  “所以…你答應了?”來栖雙手環抱住前面那人。
  “去樓上!”氣急敗壞的聲音讓來栖發出得逞的輕笑。
  “都聽你的。”便抱起懷裡那人,上樓。

  當天,很多盧布朗的常客都很納悶為什麼今天如此早關門。

這煞車不知拉的及時嗎?_(:3」∠ 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