鹹魚不翻身

【主明】色氣30題(二)

7曲線美好的後背
  一道強光直接刺向明智的眼瞼,明智不舒服的皺了皺眉,翻身打算用被子蒙住頭繼續睡。
  有一隻手輕撫上明智皺著的眉頭,溫柔的按壓,而另一隻手卻毫不留情掀開被子。無處可躲的明智微睜了眼睛--一張來栖曉放大的臉龐。
  想起昨天的種種,明智差點對著那張臉扁下去,不過聞到空氣中飄散的鬆餅香氣,又原諒那個渾蛋,別過臉去。
  “再不起床就遲到了!”來栖含著笑說。明智不爽的瞪著那一臉清爽的騙子,但一想到若是遲了早上的這堂課,自己的王子形象就難以保持,只好不情願的翻身下床,拿走來栖遞過來的衣服。當他轉過身準備開始換衣服時,突然想起某件事情。
  “出去!”明智瞪向那個掛著欠打微笑的人。
  來栖略為可惜的撇了嘴,早上的福利就如此被剝奪了,但明智昨天在他背上留下的抓痕還隱隱泛著痛,也不敢再去撩撥那個在炸毛邊緣的人,任命的向門走去。
  但在關門前,該拿的甜頭還是不可少,半撩起的衣服,若隱若現的後背,配上昨晚努力的痕跡,要不是明智後面的洛基已經漸漸成型,真想……
  “快點!”來栖只好以最慢的速度,心滿意足的關上門。
  
  等明智下樓來以後,店裡早已瀰漫咖啡和鬆餅的香氣,而來栖坐在櫃台前,手撐著頭,閉著眼睛,臉上是剛才不曾見過的疲倦。而自己常坐的位子已經放好一如往常豐盛的早餐。
      「他到底是多早起來做的啊!」明智看著來栖加深的黑眼圈。自從那隻貓以不打擾他們的名義去了別處,他們的生活作息再也回不到往常的規律。
   「早上…不該那麼兇的…」明智總是對自己感到煩躁,在那人面前,他偵探王子的面具總是維持不了,他總是有辦法卸下他的面具,暴露出一直以來隱藏的本性-曾經最討厭的自己,但不管是哪一種面具,都被來栖曉所接納了。他,是多麼依賴……
  “好看嗎?”明智被打斷了思考,回神來,就看到剛才影響自己思緒的那人,已經脫去了疲憊,正滿臉微笑看著他。
  “普通。”明智故意帶著嘲諷的語氣回答他。雖然他自己也知道,拿去那副眼鏡,那張臉很受歡迎的,似乎還九艘跳過。(雖然那傢伙一直說是誤會)
  “真是嚴格啊…”我自認為我還挺經得起考驗的。”來栖聳了聳肩。
  “那是自戀!”明智一邊與來栖抬槓,卻又暗自生氣著自己總是容易受他的影響。
  來栖或許是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,也沒有繼續反駁的意思,只是輕笑著,不作否認。
  
  兩人都默不作聲一段時間,直到發現飄散在空氣中的咖啡變了味。
  “煮過頭了!”來栖從休息狀態恢復過來,回到工作台前,去處理那已經散發苦味的咖啡。
  明智看著來栖帶著可惜的表情倒掉那煮壞的咖啡,正準備重新泡一壺,雖說是一大清早,但對於逐漸邁入酷暑的早晨,那太陽的威力還是不可忽視,汗水浸濕了他的背,在做怪盜時所鍛鍊的肌肉緊貼著白色衬衫,因汗而透明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那令人嚮往的曲線。
  明智想起他們時常親密接觸彼此以獲得安全感,若是他順著來栖背脊的曲線一路撫摸到臀部,來栖總是微微隱忍著喘息聲,上嘴唇抿著下唇,被打濕的頭髮貼著那姣好的臉龐,半瞇著眼睛,從裡而外散發著性感,就是該死的如此吸引著他。(雖然之後都會被來栖一一報復回去)
  背部一直是來栖的敏感帶,但可惜的是以他們兩人的上下位置,明智鮮少有機會接觸到那個地方,但他也常常以不同的方式刺激來栖,抓、舔和咬代替了親吻,進而留下自己的痕跡,向外宣告這男人已有主了。畢竟被單方面壓制可不是明智吾郎的作風,無論是不是在床上。
  “欣賞夠了就可以準備出發了!”已經處理完咖啡的來栖,回頭看向櫃台前的愛人時,卻發現那人又盯著自己若有所思,若不是時間不允許,他到可以光明正大的給明智看個夠,所以只好再次出聲。
  “……我走了!”並沒有反駁來栖的話,明智站了起來,整理一下衣服。
  “今天早點回來,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來栖把手提箱遞給明智。
  “可以的話再說…”明知接了過去,不自在的回答到。
  “嗯!晚點見!”來栖完全不擔心自己會被放鴿子,目送著明智離開。

總覺得自己越寫越痴漢了······

评论(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