鹹魚不翻身

【主明】色氣30題(三)

15 含住冰棒
  “所以…這就是你想帶我來的地方?”明智一早上都因為出門前來栖的那句話而心神不寧,恍惚的度過學校時間後回到盧布朗,就被來栖抓著來到--遊樂園。
  “是啊,遊樂園。吾郎你來過嗎?”來栖忽略明智口氣中的不屑,心情很好的反問明智。
  “怎麼可能…怎麼可能沒去過!”不知道為什麼,明智不想吐實話,他並不想以此博取來栖的同情,但來不及仔細思考,脫口而出的就是一戳就破的謊言。
  “那就當陪陪我吧~”來栖不打算對此糾結,曾經的互相試探,交往以後的坦白,明智有什麼樣的過去,他不可能不了解。
  而來栖現在想做的,就是填補明智的空白,享受真正的日常,或者是說…生活情趣。
  “那…導遊先生,第一個目的地是?”大概是站在遊樂園前的門口太久的時間,明智看著越來越多的視線向他們投來,便出口喚醒那個已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。(而且臉上掛著噁心的微笑)
  “親我一下或許我就告訴你~”知道明智討厭變成焦點,來栖牽上他的手,拉著他往入口走去,隔著一層皮革手套,雖然不能親密的接觸彼此,卻擋不住手心的溫暖。
  明智感覺身上的目光更為犀利了,有時來栖的惡趣味真是讓人…無奈。但明智只是用力捏了來栖的掌心,沒有甩開那緊牽著的手。
  
  “誒誒,剛才那對,你不覺得挺養眼的嗎?”
  “是沒錯啦,但我總覺得有個人特別眼熟…”
  
  從雲霄飛車下來後,本該是第一次坐的明智,臉上一點懼色都沒有,就連剛才在飛車上,明智平靜的彷彿周圍的尖叫都與他無關,來栖不免可憐起自己打好的算盤毀滅。
  “明明不怎麼可怕,一群人叫成那樣,吵死了!”明智冷眼看著身後那群彷彿被折磨成生不如死的人。
  剎那間一個想法在來栖的腦海中閃過。
  “抱歉,吾郎,能扶我下車嗎?我頭有點暈。”來栖把微微撐住額頭,手擋住了臉。
  “啊?閣樓垃圾你居然怕這種東西?”明智嘴上帶著輕視的語氣,手卻伸了過來。
  “抓著吧!我帶你去一旁休息。”來栖想起剛才明智冷眼看著那群人的眼神,再看到面前這雙手,悄悄的勾起嘴角。
  不如等等藉著不舒服的名義要點福利吧。
  明智在來栖手的陰影下看到來栖像是笑起的嘴角,挑了挑眉毛,卻什麼都沒說。
  
  雖然已經正午過後,但熱氣依然折騰著未躲進冷氣房的人們,譬如坐在遊樂園裡長椅上的來栖和一旁的明智。
  就在來栖開口的那一瞬,明智卻先出了聲。
  “我去買個冰吧,曉你在這裡好好休息。”明智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溫柔,臉上一臉擔心的表情轉身往剛才經過的冰品店走去。
  來栖無奈的目送明智離開的背影,心裡嘆息到嘴的獵物暫時逃掉了。但是剛才明智的,卻像是之前在怪盜團時的演戲…
  
  特別讓明智把自己扶到一個比較“偏遠”且陰涼的椅子上,但卻無法阻擋熱氣的侵入,來栖額頭泛著汗滴。而且離明智離開已經有一會了,卻遲遲沒看見明智的身影。
  來栖突然擔心了起來,如果因為自己一時的玩心而讓明智…
  “喂!冰棒要融化了!”一根冰棒突然擺到眼前,來栖抬起頭,便看到明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。
  是平常的吾郎。
  來栖心中認定剛才彷彿在演戲的明智是錯覺。便接過了冰棒。
  “抱歉,我恍神了,謝謝。”看著明智含起冰棒,來栖腦海中閃過幾個相似的畫面,雖然…明智的嘴裡含著的東西不同。
  明智幫來栖含的次數很少,大多時候都是反過來,所以來栖特別珍惜那些明智含著自己那物的畫面。明智用手將碎髮撥到耳後,從來栖的角度看下去,可以看見明智輕輕顫抖的睫毛,嘴唇微張,先是伸出舌頭,慢慢的舔著上面打轉,才將那物含入自己溫熱的口腔裡。
  剛才被晒的熱氣往來栖的臉上和下腹衝。
  “再不吃冰棒要化了。”明智再一次打斷來栖恍神,彷彿著急什麼的語氣。
  來栖聽話的咬一口開始融化的冰棒,冰的涼意短暫麻痺了來栖的味覺,但接著而來的是一股辛辣的痛,在來栖的嘴裡燒起。
  “咳…咳咳,這是…什麼?”來栖被辣的眼淚奪眶而出,瞪向那邊笑到不能自己的人。
  “沒想到你會被這樣拙劣的演技騙到!”明智臉上掛著得逞的笑容,在來栖眼裡,卻像是一個小惡魔翹著小尾巴不停搖晃那樣可愛。
  “沒有白費我剛才好聲好氣請老闆幫我弄這個,終於報學園祭上的仇了,閣樓垃圾說到底你…唔…”來栖看著明智一臉得意的滔滔不絕,嘴一張一闔,當下就做了決定。
  拉下明智的領帶,堵上那張嘴。
  
  明明兩人在做戀人間親密的事情,但誰也沒有閉上眼睛,完全不浪漫的吻。
  雙方都是緊盯著對方,誰也沒打算退讓交出主動權,與其說是互相撫慰,不如說在交戰。
  但不得不說,這個吻彼此他們的第一次時的好太多了,雖說兩人的異性緣不分上下,但脫去了那充滿魅力的外表,都是毫無實戰經驗的青澀。不說牙齒經常磕破嘴唇,吻裡面充滿血腥味,還有親接吻的地點時間,沒有一個是讓人滿意的。
  但隨著來栖追到了明智,在單方面不斷努力下,兩人技巧皆有卓越的成長。
  
  這個充斥火藥味的吻,直到來栖舔上明智敏感的上顎,才宣告結束。
  明智被來栖壓在椅子上,一隻手開始幫明智脫手套,兩人的冰棒早已掉在地上形成水潭,但沒有人有餘力顧及那個。
  脫下手套後,來栖終於真正和明智十指緊扣。
  來栖的大拇指輕輕撫摸著明智的手心,激起明智的顫抖,想要逃開來栖的束縛。
  來栖只好把空著的那隻手扣在明智的後腦勺,加深了這個吻。明智像是放棄掙扎似的,手環住來栖的脖子,開始真正享受戀人的甜蜜交流。
  溫熱的鼻息打在對方臉上,睫毛時不時就擦過另一人的臉。
  來栖和明智都是如此渴求著彼此,互相索取對方的溫暖。
  不知道誰先停下這漫長而甜膩的吻,雙方都喘息著,卻沒有放開彼此。
  發熱的頭腦冷靜下來,來栖和明智都發現,自己和對方都些微的起了反應。
  “你這腦子充滿黃色廢料的渾蛋!”明智惡狠狠的瞪向來栖。
  “你不也有那種想法?”來栖以微笑回應明智的怒視。
  來栖蜻蜓點水的親了下明智的眼瞼,便從明智的身上起來,打算去一旁納涼,給點時間讓雙方冷靜,畢竟還是公共場所,要再深入也是回家以後的事。
  就在慾望漸漸消退時,一個聲音打斷兩人的靜謐。
  
  “請問你是明智吾郎嗎?那個偵探。”
  
  來栖扶住額頭,從剛才明智去買冰時他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。


又要舔明智p5d的pv兩個月......
明智怎麼可以那麼可愛,犯規!!!!
每次看到明智的雙面,都想摸個明智水仙~~
最後,祝主明520快樂!!

评论(6)

热度(38)